新聞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正文

資源獲取和技術創新是關鍵
——中國五礦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炯輝談礦業裂解時代下的企業發展之道

來源:中國礦業報 日期:2019年11月07日 09:03 人氣:

如果把礦業形勢比喻為更迭的四季,那么礦業就是季節里不斷積蓄、成長、演變的能量。對于當前礦業形勢及礦業企業發展,中國五礦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炯輝在2019中國國際礦業大會期間接受《中國礦業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礦業雖為傳統行業,但在全球經濟格局的大環境里,正在發生著前所未有的變化。尤其是礦業本身,已經跳出溫和發展的周期,經歷著裂解式發展的軌跡。新技術礦產優勢得以進一步彰顯。而對于礦業企業而言,資源獲取與技術革新是贏得核心競爭力的關鍵所在。

礦業已跳出溫和發展周期

“當前,全球經濟發展進入了一個非常時期,不確定的因素很多。而這種不確定性又帶來了很多不可預測性。”王炯輝表示,礦業發展受到經濟周期規律、政策環境、突發事件等的影響。地緣政治、民族保護主義、生活環境等,給礦業發展帶來了很多不確定因素。

伴隨著全球貿易摩擦的緊張局勢以及地緣政治風險的上升,世界經濟發展面臨著錯綜復雜的形勢。經濟風險有所上升,國際貿易投資放緩,保護主義負面影響加大,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多。這使得2016年 以來全球礦業觸底回暖的態勢暫告一段落,全球礦業復蘇勢頭減弱。

盡管如此,在王炯輝看來,礦業對經濟發展的保障和支撐作用沒有改變,無論是能源,還是礦業本身,其對經濟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礦業不僅會改善人們的生活,提高經濟生活質量,而且對經濟社會發展尤其高質量發展,起到很重要的支撐作用。

中國地質調查局國際礦業研究中心、中國礦業報社發布的《全球礦業發展報告2019》顯示,2018年礦業為人類提供了227億噸的能源、金屬和重要非金屬礦產,產值高達5.9億美元,相當于全球GDP的6.9%。

對于當前的礦業發展,王炯輝強調,“我們原來認為礦業在一個很溫和的周期上,但現在也提到礦業在裂解,有些礦種是按照周期性在發展,有些不是。”伴隨著社會和科技的發展,礦業發展在遵循自身供需規律的基礎上,某些礦種也跳出了溫和發展的周期模式,出現了爆發式增長。

變化的礦業已來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礦業發展軌跡的裂解。一方面,傳統大宗原材料礦產依然具有較為顯著的周期性特征,受宏觀經濟影響比較大,但仍然延續礦產品傳統發展規律,例如銅、鋁等礦產品。另一方面,戰略新興礦產周期性減弱,科技的高速發展促使新材料跨越式發展,個別礦種如鋰、某些稀土元素、鈷、石墨等的需要延續增長態勢。

“我在2017年的時候提到礦業裂解,就是傳統大宗原材料礦產,還有一個就是新能源礦產,這些礦產會打破原來的傳統周期性,帶來很多新的發展機遇。”王炯輝表示。

近年來,電子、通信、材料等新技術的研發和應用不斷突破,加之能源轉型、環境保護的推動,為鋰、鎳、鈷、石墨、螢石等電池礦產帶來了強勁的增長需求。

無論是傳統大宗原材料礦產,還是新能源礦產,目前都是一個飛速發展的領域,在信息技術和新能源等新興產業發展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科技發展和數據智能正在為礦業發展帶來深刻的變化和分化。而隨著技術、社會、市場等方面的發展,未來礦業發展的格局將不斷更迭。

新技術礦產帶來的新機遇

對于因新興產業迅猛發展而需求應用越來越重要的礦產,王炯輝更喜歡稱為新技術礦產。“也叫戰略性新興礦產,‘新技術礦產’是2010年我們提出來的。”他表示。

據了解,彼時五礦通過長期關注技術突破對礦產供應端可能帶來的影響,針對在各類新技術、新材料領域發揮著關鍵作用的礦產,首次提出了“新技術礦產”的概念。“當時,我們還建議從儲備、勘探、開發等方面加強這類礦產的資源保障。應當說,我國在這類礦產的勘探、開發方面一直在追趕,后來者居上,做得很不錯。”

近年來,世界各國積極推動經濟發展低碳化、綠色化,科技創新和綠色環保的發展理念持續深入,新技術新材料領域的不斷突破推動了與之相關的新技術礦產的增長。2016年年底,我國正式將鎢、銻、鈷、鋰、稀土、石墨等新技術礦產列入國家戰略性礦產目錄。

而早在2008年,歐盟委員會就頒布了《歐盟原材料新方案》,并于2011年首次發布了關鍵原材料(CRM)清單,之后每3年發布一次。2018年,歐盟實施“地平線2020”計劃項目,發布《歐盟原材料2050愿景與科技和創新路線圖》,以確保可靠的原材料獲取途徑,發展價值鏈。

2017年12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關于確保關鍵礦物安全和可靠供應的聯邦戰略》總統行政命令,旨在改變其關鍵礦物依賴國外供給的格局。2018年2月,美國內政部提出了一份被視為美國關鍵礦物清單的草案。2019年6月,美國商務部發布了《確保關鍵礦物安全可靠供應的聯邦戰略》。

這些受各國關注和重視的礦產多為大宗原材料礦產和新技術礦產,是基于新興產業的發展而得以發展的。

按照五礦對“新技術礦產”的界定,其是指隨著科技進步和技術創新被廣泛應用于信息技術、新能源和新興材料等產業的新興礦產,具體包括稀土元素鐠、釹、鋱、鏑等,稀有金屬鋰、鈹、鈦、釩、鈮、鉭、鎢,稀散元素鎵、銦、鍺、錸、銣,鉑族金屬,輕金屬鎂,重金屬銻、鈷,非金屬螢石、石墨等在內的礦產。并且,隨著技術應用的不斷進步,新技術礦產的種類還在不斷增加。

據了解,目前新技術礦產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亞、美國、中國、南非、俄羅斯、智利、巴西等國家和地區。例如,全球鋰資源主要分布在玻利維亞、阿根廷和智利的“鋰三角”地區,澳大利亞和智利兩國供給全球75%的鋰資源;鉭世界前五的國家占世界總產量的90%;鉑族金屬、鈮產量前三的國家占世界總產量超過90%;世界上鎢、稀土資源等供應依賴少數國家。而新技術礦產的高端技術主要掌握在歐美和日本等手中。

除此之外,新技術礦產多為高新技術產業里的關鍵元素,目前難以替代。而全球特別是科技相對發達的美國、日本和歐盟等經濟體對新技術礦產的需求呈現剛性特征。

王炯輝認為,在大宗礦產領域,我國礦業公司和跨國礦業巨頭尚有差距。但隨著科學進步、技術創新的不斷加速,新技術產業及礦產的興起正在逐漸縮小這種差距。

礦業企業如何作為

技術進步帶來相應產業的迅猛發展,不僅使相應新技術礦產領域獲得發展,也給礦業公司和整個行業帶來了重大發展機遇。技術和資源決定了新技術礦產的供應程度,也是支撐新技術礦產發展的重要要素。

“我們需要密切關注新興技術、新興產業的發展,積極布局與戰略性新興產業密切相關的熱點礦種,加大資源獲取力度,完善資源資產組合,才能把握并利用好新技術礦產產業帶來的重大發展機遇。”王炯輝曾撰文稱,新技術礦產必將結合上游資源和下游新材料應用技術,走向產業鏈融合。

“盡管礦業公司面臨著很多不確定性的考驗,但發展的主題沒有變。所以,各大礦業公司還在獲取優質資源。無論是資源勘探,還是成本管理,礦業公司都在通過各種舉措,提高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更加注重環保和高質量發展。”王炯輝稱,對礦業公司來說,獲取優質的資源非常重要。世界級礦業公司,就要擁有世界級的資源。此外, 面對復雜的競爭環境,礦業企業需要借助技術改造,通過創新來改善運營成本,迎接技術的挑戰和機遇,從而獲得更好的利潤回報。

談到技術創新與產業變革,王炯輝認為其對礦業的影響非常大,相當于礦業的未來。技術能改善礦業企業現有的成本問題、要素問題等。一個礦業公司如果是想成為一個非常優秀的礦業公司,在技術研發等方面,無論從找礦還是建設方面,都要做到最好。礦業公司既要迎接技術帶來的挑戰,又要爭取技術帶來的更多的發展機遇,讓一項新的技術成為企業的發展要素。

同時,他表示,技術發展還會帶來很多新業態,使礦業公司站在一個起跑線上。這種新業態是跨界的、融合的,通過技術共享,實現跨界發展。僅就新能源礦產來講,其礦種小,那未來就可能往新材料領域實現跨界發展。

據了解,五礦是我國最大、國際化程度最高的金屬礦業企業集團,以金屬礦產為核心主業,業務涵蓋勘探、開采、冶煉、加工、貿易,以及金融、礦冶科技等。公司金屬礦產資源儲量豐富,不僅在國內,而且境外礦山遍及亞洲、大洋州、南美和非洲等地,擁有邦巴斯銅礦、杜加爾河鋅礦、巴新瑞木鎳鈷礦等一批全球一流礦山,銅、鋅產量位居全球前十名,鎢、銻、鉍資源量位居全球前列。

值得一提的是,五礦已率先在全球金屬礦產領域打通了從資源獲取、勘查、設計、施工、運營到流通、深加工的金屬礦產全產業鏈布局。

對于未來發展,王炯輝表示,五礦將加強全球布局,把礦業作為核心主業,尋找優質資源,將其作為核心資產。同時,加大在產業鏈應用方面的研發及投入。“除了銅、鋅、鐵礦石等傳統大宗原材料礦產之外,我們還會在稀土、鎢、銻等礦產資源上加強全球布局,在產業鏈里一方面做正極,例如鋰、鎳等,另一方面布置負極,打造以天然石墨為主材的這種負極材料的產業鏈。希望五礦未來幾年在有些礦種領域能成為全球的第一陣營團隊。”

pk10北京赛车开奖号码